中国体彩网

                                            来源:中国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4-09 13:33:19

                                            在8日的白宫记者会上,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表示,非洲裔居民的健康医疗差距一直存在,而这次的疫情让人们意识到这种差距无法接受,因为存在糖尿病、高血压等基础疾病的人在感染新冠病毒后面临更大的风险。等疫情结束后,这种差距仍然需要被正视。【环球时报报道】美国白宫近日宣布撤换新闻秘书。在这一岗位上仅干了9个月的斯蒂芬妮·格里沙姆让位于凯莉·麦肯内妮,后者成为特朗普任内第四位新闻发言人,也是最年轻的一位。作为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麦肯内妮被媒体评价为“知道如何为特朗普辩护”,但其言论也受到不小争议。

                                            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8日表示,这种差距反映了不同族裔的经济不平等以及享有医疗保健服务的不平等,“这种疾病如何影响我们城市的人们,显然存在不平等和明显的差距。”

                                            “对于你提到的情况,我们注意到了相关报道。我要强调的是,中国政府对所有外国在华人员一视同仁,反对任何针对特定人群的差异性做法,对歧视性言行更是零容忍。”赵立坚表示,当前,世界各国为应对疫情都采取了一系列管控措施。中国抗疫面临的最紧迫任务就是是防止境外输入和境内反弹,这需要中国公民和外国在华人员的共同理解、支持和配合。对在实施举措中出现的一些情况和误解,中方高度重视,将敦促相关方面改善工作机制和方法,同时也希望所有在华外国人严格遵守当地防疫规定,配合和支持中方做好疫情防控工作,通过共同努力,赢得抗击疫情的最终胜利。纽约州8日公布新冠疫情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非洲裔和拉美裔居民因新冠病毒死亡的比例远远高于其他族裔。

                                            不过,也许正是这种大胆激进的作风,让麦肯内妮得以替代前任格里沙姆。《华盛顿邮报》称,据知情官员透露,白宫撤换格里沙姆与3月底新上任的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有关,强势的梅多斯对“低调行事、缺乏存在感”的格里沙姆颇为不满——在担任白宫新闻秘书的9个多月里,格里沙姆从未主持过一场新闻发布会。梅多斯上任后表示,格里沙姆领导的团队是白宫西翼最薄弱的一个团队,急需改组。媒体分析认为,在疫情形势严峻又要为特朗普谋求竞选连任的形势下,白宫显然需要一位更加“积极有为”的发言人。不过,《纽约时报》称,麦肯内妮何时开始主持白宫新闻发布会暂不得而知。目前看来,特朗普似乎更喜欢自己上场传达信息,就像发推特一样。

                                            纽约市卫生奥克西里斯·巴博特(Oxiris Barbot)强调,近年来,受反移民舆论的影响,一些拉美裔居民不愿寻求医疗服务。她说:“我认为,整个国家的反移民言论对居民的健康有着真正的影响。”

                                            在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后,麦肯内妮写了一本鼓吹特朗普胜选经验的书,并以女发言人的身份加入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去年2月,麦肯内妮加入特朗普连任竞选团队,担任新闻秘书职务。

                                            一直以来,麦肯内妮都是特朗普忠诚的捍卫者,不过在言论方面不止一次被指“不靠谱”。去年8月,麦肯内妮在接受采访时坚称:“他(特朗普)不会撒谎,是新闻界说谎。”今年2月,她声称新冠病毒不会进入美国,对特朗普表示支持,“这位总统将永远把美国放在首位,他将永远保护美国公民。我们不会看到像冠状病毒这样的疾病来这里。”“我们也不会看到恐怖主义来这里,与奥巴马总统糟糕的任期相比,这难道不令人耳目一新吗?”

                                            (图:纽约市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率最高的是拉美裔和非洲裔居民)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在4月9日的外交部记者会上,有媒体问及,近期广东等地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出现一些对非洲人的歧视性做法,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已注意到相关报道,中国政府对所有外国在华人员一视同仁,反对任何针对特定人群的差异性作法,对歧视性言行更是零容忍。

                                            纽约州州长科莫则认为,死亡率出现这么大的差异,部分原因可能是一些群体的慢性疾病更多,使他们有更大风险。另一方面,非洲裔和西班牙裔居民在一线工作的比例也较高,因此面临更多的危险。